工地里走出的世界冠军 江嘉良无悔“人生上半场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
  大家都知道,国乒最不缺的就是世界冠军;除此之外,国乒还盛产高颜值运动员,出过不少顶级男神,在专业领域业务能力世界顶尖,颜值打败99.9999……%的普通人类。

  有图有真相,不因黑白照片显气质,原原本本一双相貌堂堂美男子!

  以前不讲这个,运动员们一心为国争光,后来时代变了,1995年天津世乒赛孔令辉横空出世,一时间女球迷铺天盖地,整得孔令辉挺纳闷:我又不是明星!

  到了这一代,社交媒体更发达,张继科主动拥抱流量,与迷妹们打成一片。

  往前数20年,有一位世界冠军,如果生在今天,妥妥的爆款偶像体质——论成绩,世界排名第一,两届世乒赛单打冠军;论相貌,浓眉大眼长身玉立;论才艺性格,能歌善舞开朗外向,圈粉so easy!

  资深球友们认出来了吧?国乒80年代的核心球员江嘉良,孔令辉之前的“乒乓王子”。

  孔令辉、张继科贵为“大满贯”,运动成就没得说,论做明星的潜质,俩人太过钢铁直男,孔令辉视颜值为粪土,不到30腿肚子就胖了三圈,张继科则是一双小蓝鞋走天下,敢直接配西装上红毯。

  江嘉良不仅长得帅,还知道怎么帅,敢穿会穿衣品满分,走时尚路线资源应该不会太差。年过50身材还保持得很好,身姿挺拔非常匀称,方便穿各式靓衫帅到80岁。

  这形象、气质,帅大叔本叔,扔娱乐圈里也不违和,凭世界冠军阳刚气质还能胜一筹。江嘉良还真和娱乐圈(以前叫文艺圈)有缘,他的夫人吴玉芳是百花影后,论业务能力和走红程度,孔令辉、张继科的两位前任完全不在同一级别。

  过去的美人,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

  试想现在有这么一个体育明星,那得风光成什么样?还不得天天上头条惹得汪峰眼红红?江嘉良具备一切在当下年代混得风生水起的特质,可惜他没有生在现在。

  80年代,中国男乒由盛转衰,江嘉良的职业生涯同样是一条高开低走的曲线,曾年少成名风光无限,26岁的年纪几乎是撤退式地匆匆退役,正卡在男乒衰落的坎上。退役后远走他乡,没有离开过乒乓球,曝光时却极少与国家队捆绑在一起。

  1964年,江嘉良出生在广东中山一个普通的建筑工人家庭,父亲是个乒乓球爱好者。有人来学校挑苗子,标准很简单:看眼神灵不灵。天性机敏活泼的江嘉良被挑上了,他说小时候自己“就好表现”。

  开始学打乒乓球后,江嘉良经常到父亲工作的工地上挑战工人叔叔们,大家反应很直接,好球就鼓掌臭球就喝倒彩,这么一来江嘉良的心理素质倒是锻炼出来了,以后进了国家队打世界大赛没发怵过。

  13岁到了从省体校升省队的节点,江嘉良还是像从前大大咧咧。直到有一天看到老实巴交的父母站在教练面前,拎着两只鸡也说不出什么。

  或是怜恤父母心,或是根本只是给小家伙一个考验——当时江嘉良在队里已经能赢大自己两三岁的队员,教练松了口:再考察两个月,不行就退回市队。

  退回去基本就没戏了,江嘉良收敛性子,训练更刻苦,还主动打扫、捡球、帮大队员打水。过集体生活,先学会谦虚谨慎听话服从。

  没人再说送他回中山,两年后,他到了北京,成了国乒的一员。1983年世乒赛,19岁的江嘉良参加团体赛,从第一场到决赛,场场打头炮。他深知一点:要听教练的话,需要你承担的时候要站出来。

  1984年男子世界杯夺冠,1985年世乒赛男单封王,才20出头,江嘉良站上世界之巅。作为国乒主将,除了训练和比赛任务,有点什么“露脸”的活动,也是江嘉良这个主将上,基本原则是服从组织安排,让上就上。

  1986年一次京城文体联谊会上,世界冠军江嘉良与百花影后吴玉芳一见钟情,结下一生缘分。

  赛场内外,江嘉良达到人生顶峰,这正是中国队在国际乒坛如日中天的时期。

  外界悄然发生变化,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乒团破土崛起。1987年世乒赛,瑞典男团闯进决赛,0比5不敌中国队居亚军。单打赛场,瓦尔德内尔连过滕毅、陈龙灿,决赛中面对卫冕冠军江嘉良。

  瓦尔德内尔先得一局,被江嘉良连扳两局。第四局瓦尔德内尔一度20:16领先,江嘉良大胆侧身,24:22拿下,成功卫冕。

  比赛结束瞬间,江嘉良痛哭失声后破涕为笑,尽情宣泄作为主将压力;之后送上飞吻,这是江嘉良个人的表达,这一举动在当时很是时髦超前,连吴玉芳文艺界的朋友们都大感惊讶。

  只比江嘉良小一岁的瓦尔德内尔初期可没少被压着打,待日后封神老瓦仍然对江嘉良正统的直板快攻记忆犹新。输掉决赛后,瓦尔德内尔在赛后采访中很沮丧:“我很遗憾,这或许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决赛。”(小伙子,你过虑了……)

  1988年汉城,乒乓球首次进入奥运大家庭,各国高手跃跃欲试,外界看来江嘉良是夺冠大热门。他自己心里有不好的预感,那是他的本命年,韩国也并非福地,之前打过三次比赛,一次冠军没拿过。

  这不是单纯的迷信带来消极的心理暗示,这位当时最优秀的乒乓球运动员,对自己手中的武器失去了自信。1987年世乒赛虽然赢了,江嘉良心里清楚,这几乎是强弩之末,手上那点东西还是老一套,在场上不够用了。奥运会单双打比赛,江嘉良颗粒无收。

  该来的总会来,1989年世乒赛男团决赛,中国队0比5负于瑞典队,第四盘输给瓦尔德内尔后,江嘉良躺在场地上久久不能起身,这一个落寞的身影,仿佛是国乒王朝大厦倾倒的象征缩影。

  作为时代落幕的第一见证人,江嘉良那一刻的无力、不甘、落寞,足以盖过年少成名的得意风光,让他在一个又一个午夜梦回之时惊醒。

  赛场上已然如此,来自外界更大的冲击从未结束。同年时任世界第一江嘉良受邀到欧洲打表演赛,连输法国选手盖亭八局,引起现场观众不满。江嘉良运用一种动作略显怪异的反手技术,当场被裁判否定,事后外媒更斥责“江嘉良不好好打球”。

  这项不被认可的技术,后来被王皓发扬光大,正是乒坛名技直板横打,当时江嘉良刚练习两个星期,教练还是希望他能再试一试。江嘉良心知肚明,适应新技术至少得一年,这一年就是不断输球,把面子都豁出去。自己能不能做到呢?江嘉良不确定。

  卡在是进是退不上不下的当,江嘉良决定退役。踏出国家队的大门,江嘉良四顾茫然,十几年从未自主地为自己做过任何筹谋,恢复“自由身”竟不知何去何从;不太了解外面世界的运行规则,也拉不下脸给自己待价而沽。

  有人介绍他去马来西亚当教练,到了那里他才发现马来西亚人更爱打羽毛球,自己拿的那份工资连打国际长途的电话费都不够。

  初期的心理落差不可避免,不过优秀的人到哪里都发光,结束职业生涯后江嘉良慢慢做回自己,投身媒体界、商界尝试更多可能,与妻子携手相伴享受生活。

  回忆人生的上半场,江嘉良释然,退役的时候不想在北京待了,后来想想其实“北京是个很好的地方”;谈起国家队的教练更是感恩,帮助他成了世界冠军,还鼓励支持他追求吴玉芳,“如果当时教练说不行,我肯定就二话不说放手。能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我很感谢教练。”

  无条件的服从,曾经让江嘉良错过一个很好的机会,某运动品牌想找一个运动员代言合作创立体育品牌,江嘉良和李宁是候选人。国乒的教练对江嘉良说:不要想太多,要心无杂念。

  很多年后还有人问江嘉良为什么放弃了,他没有后悔可言,选择一条路就走到底,如果不是听话,可能13岁那年已经被退回中山,就没有后来当世界冠军、娶影后的人生了。

  “乒乓球就是要心无杂念,你多想一点,场上局面就变了。”人生下半场经营得也算不错,江嘉良始终认为做什么都不能和当运动员相比,“当运动员做到了世界上最好,那种成就感做任何事都比不上。”

  本文转自公众号:乒乓国球汇